視全專業技術部黃家澄 B.Optom, MOptom

        林文賓 Optom.(Dip.) MS

  

在隱形眼鏡普及化的現在,幾乎連沒有近視的人都會戴起隱形眼鏡;例如:美容放大片或角膜變色片等等。但是在這一龐大的隱形眼鏡使用族群中,有多少使用者會去關心到隱形眼鏡配件(例如:水盒或夾子)清潔的重要性?下次當您的消費者向您購買隱形眼鏡藥水,或是重新驗配隱形眼鏡時,您可以試著問您的隱形眼鏡使用者:「您上次更換隱形眼鏡水盒是什麼時候?」,得到的答案也許會讓您大吃一驚!

1  

英國曾經針對隱形眼鏡水盒做了一項調查,發現高達77%的水盒內都帶有細菌,8%甚至被檢驗出阿米巴原蟲1。此調查反映出絕大部分的使用者都忽略了隱形眼鏡配件的清潔及保養,但諷刺的是,配件清潔的重要性其實並不亞於鏡片本身的清潔度。經證實,若使用不潔的水盒,感染細菌性角膜炎(microbial keratitis)的機率將是一般的四倍2。近幾年來,隱形眼鏡配件的清潔越來越受到重視,衛生署也在2006年將隱形眼鏡水盒列入第二等級醫療器材。但早在1997年,隱形眼鏡水盒就已經被美國FDA認定為第二等級醫療器材了3,由此可見隱形眼鏡配件清潔的確是我們需要重視的議題。在本期的專欄中,我們將針對隱形眼鏡配件的清潔進行深入的探討,包含其重要性、近期學術研究結果,並提供完整的衛教其清潔程序供大家參考。

 

微生物如何附著在水盒裡?

完整的隱形眼鏡護理及消毒程序,應包含清潔鏡片本身及浸泡。大部分的隱形眼鏡使用者都深知鏡片清潔的重要性,因為他們可以想像若鏡片不乾淨,接觸到眼睛時有可能會造成感染、發炎。但大部分的消費者都輕忽了鏡片浸泡的環境對整體鏡片消毒程序的影響。保存隱形眼鏡時,鏡片必須浸泡在水盒裡相當長的時間,不乾淨的水盒就像是一個細菌培養皿,附著在上面的細菌將會在浸泡時沾附到鏡片表面,增加感染的機率。實際案例指出,在大部分細菌性角膜炎患者身上採集到的微生物樣本都能在水盒中找到一樣的菌種4

2  

細菌及微生物有可能因為不潔的雙手或鏡片,抑或是經由空氣間接進入到水盒中,一旦它們進入水盒後便會吸附在盒壁上,並由原本的浮游狀態(planktonic phenotype)轉變為固著性的無柄生物膜型態(sessile biofilm phenotype),諸多研究已經證實隱形眼鏡水盒是相當容易遭受細菌生物膜污染的物品5。細菌生物膜(bacteria biofilm)是指細菌在生長過程中附著於物體表面,形成由細菌細胞及其自身分泌的含水聚合性基質等所組成的細菌群體。在生物膜剛開始形成時,細菌彼此間的連結還相當脆弱,尚能輕易清除;但隨著時間的累積,細菌生物膜將會越來越密實,並且對抗抗生素的抵抗力也會增強。此時,就算使用隱形眼鏡清潔劑也無法將盒內的微生物徹底清除了。

 

受污染的比例有多高?

統整從以前到現在對於隱形眼鏡配件清潔度的調查,雖然污染的比例結果不盡相同,但保守估計,現在消費者正在使用中的水盒至少超過50%都是受污染的。一般相信,81%的污染率應是最接近真實狀況的數據6。並且,水盒上的含菌種類比鏡片上的還要來得多。一般鏡片上常見的污染原種類幾乎都是細菌,但研究人員在水盒中可採集到細菌、真菌以及原生動物(例如阿米巴原蟲,圖34

3  

 

最常採集到的微生物體?

從軟式隱形眼鏡及硬式隱形眼鏡使用者上採集到的樣本有些許不同,一般而言,在軟式隱形眼鏡的水盒上採集到的微生物種類會比硬式隱形眼鏡來得多。

最常在軟式隱形眼鏡使用者的水盒上採集到的微生物體為偽單胞菌(Pseudomonas)、沙雷氏菌(Serratia)、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阿米巴原蟲(Acanthamoeba)以及鐮胞菌(Fusarium)。偽單胞菌,即使是微量,也能造成微生物角膜炎(4),導致嚴重的視覺損傷;沙雷氏菌是角膜潰瘍的病原體之一;金黃色葡萄球菌也是微生物角膜炎的致病體之一;阿米巴原蟲若附著於角膜上,將會嚴重影響視力;鐮胞菌會導致鐮胞菌角膜炎(5),對角膜造成嚴重傷害。7

4  

5  

硬式隱形眼鏡由於本身只含1%的水,因此能附著在鏡片及水盒內的微生物較少。最常見的為金黃色葡萄球菌以及沙雷氏菌。8 

大眾對於隱形眼鏡配件的護理過於疏忽

香港理工大學在2009年曾對38位角膜塑型片的使用者,針對他們對鏡片、藥水、配件(水盒、吸棒)這三項的日常護理作評估8。調查結果發現大部分使用者對於鏡片和藥水都有正確的清潔、保養觀念,但卻只有少部分的使用者會注意配件的清潔。這個結果也反應在這些物品的受污染率上,在這個調查中(6),受污染率最高的是吸棒(58%),其次是鑷子(46%)、水盒(34%)、人工淚液(33%)最後才是鏡片(29%)。調查中也訪問了那些配件受到污染的受試者,45%的受試者是因不瞭解配件清潔的重要性才忽略了保養、替換配件,32%單純因為忘記,23% 認為過於麻煩。由此可知,若眼鏡、護理從業人員能提供消費者正確的觀念,並強調其嚴重性,大部分的民眾其實都會樂意配合的。

6  

 

常見的不正確配件保養行為

 

2011年英國隱形眼鏡學會針對全世界14個國家,4021個隱形眼鏡使用者做了使用習慣的調查,整理出八個會使隱形眼鏡配戴者感染風險增加的原因(包括:不正確的水盒保養及更換、清潔鏡片時沒有搓洗、沒有按時替換鏡片、接觸鏡片前沒有洗手、配戴鏡片過夜、浸泡時沒有更換全新的藥水、沒有使用正確的藥水系統、超時配戴),而報告中特別強調了水盒清潔的重要性。因為調查中驚人的發現4021個使用者裡,只有不到10%的人使用正確的方式清潔及替換水盒。2

 7  

最常見的水盒錯誤保養方式包括:每次使用完沒有清潔水盒、沒有用清洗鏡片的清潔劑來清潔水盒、將水盒放在廁所裡;最常見的吸棒錯誤保養方式包括:沒有定期更換吸棒、沒有每週消毒、將潮濕的吸棒放在原來的透明小圓桶裡。8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調查中發現絕大部分的使用者會用使用過的毛巾或擦手巾將雙手擦乾後再配戴鏡片,而不是使用乾淨的擦手紙。此舉反而會增加了感染的風險。經實驗證實,清潔完雙手後未擦乾或使用用過的毛巾、衣服等物品擦乾雙手,手上的微生物殘留比例甚至比沒洗手前更高8, 9。還有,人工淚液是最容易受污染的藥水,因為使用時容易接觸到眼瞼和睫毛,增加污染的機率。因此,應該提醒消費者使用時要避免接觸眼瞼或睫毛,並且不要使用開瓶後太久沒使用完畢的藥水。 

正確的配件保養方式

        以下為綜合近期研究最完整之配件保養方式,不管是軟式或硬式隱形眼鏡的使用者都適用,提供給大家做參考:

    水盒
將隱形眼鏡從水盒拿出後,水盒應:

ü  使用隱形眼鏡清潔劑搓洗水盒,再用清水或生理食鹽水沖乾淨。
(若不使用清潔劑搓洗,至少也要用清水搓洗)

ü  搓洗完畢後,用乾淨的面紙將水盒及蓋子擦乾。

ü  面朝下,放置於乾燥處。

ü  勿將水盒放置於浴室、廁所。

ü  建議一個月更換新的水盒,最好不要使用超過三個月

    吸棒、鑷子(軟式隱形眼鏡不需吸棒)

ü   吸棒及鑷子使用後,以隱形眼鏡清潔藥水(或清水)搓洗後,用面紙吸乾、放置於陰涼通風處。

ü   不要將吸棒和鑷子存放在浴室或廁所內。

ü   絕對不要將潮濕的吸棒放在原有的透明小圓桶內。

ü   就算使用正確保養程序,也請定期更換吸棒及鑷子。

ü   如果可以,練習不要使用鑷子拿取鏡片,排除鑷子受污染的機率。

    清潔雙手及鏡片時

ü   請使用肥皂或洗手乳清潔雙手,不要只用清水沖洗。(不要使用含羊脂的洗手乳,會影響硬式隱形眼鏡的親水性)

ü   雙手清洗後,用乾淨的擦手紙或面紙擦乾,請勿使用毛巾、擦手巾或衣服擦手。

ü   無論使用何種藥水,都建議要仔細搓洗鏡片,可使清潔效果倍增。

    藥水

ü   不要將藥水放在浴室、廁所中,尤其是沖洗鏡片用的生理食鹽水。
(因食鹽水容量大又不含殺菌成分,放置過久容易受到污染)

ü   藥水使用完畢請將蓋子蓋回,不要接觸到空氣。

ü   使用人工淚液時應避免接觸到眼瞼和睫毛。

ü   不要重複使用已用過的藥水,也不要在舊的藥水中添加新的藥水使用。

這邊再分享一下將隱形眼鏡相關用品放置於浴室、廁所的高感染風險性。有許多研究指出,每一次我們按下馬桶的沖水開關時,馬桶裡的細菌和病毒便會飛散在整間浴室的空氣中,進而「降落」在浴室裡各物品的表面,當然也包含你的水盒及藥水瓶上10, 11。離馬桶越近,污染率越高,但研究甚至發現在馬桶上方83公分的物品上都能找到污染源。有趣的是,研究指出沖馬桶時馬桶加蓋與否,對並不影響細菌及病毒散佈至空氣中的數量,但若在沖馬桶前先使用消毒產品噴灑,可以減少空氣中75%的污染量11。有鑑於此,相關從業人員不妨以此例子提醒消費者,應將隱形眼鏡相關產品盡量放置遠離廁所及浴室,以降低污染率。

另外,需要再次強調搓洗水盒及配件的重要性。研究證實,只要有確實搓洗配件的話,有沒有風乾對於污染率較無影響12。若能用面紙擦乾,能將污染率降到最低13 

不要小看細心提醒的效果!

若從業及護理人員能在患者取件或購買新鏡片及藥水時,提醒消費者正確清潔配件的重要,告知使用者新的藥水包裝內有附水盒,務必要更換。甚至發給消費者正確清潔的文宣或在瓶身上貼提醒的貼紙,將會對降低感染率有顯著的幫助。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2011年做了一項最新研究,研究人員將40位受試者隨機分為兩組,每一組發給不同的清潔指示文宣,發現使用較仔細的水盒清潔方式的組別的污染率比另一組顯著降低5。因此,正確的指示不僅可以增加使用者的服從性,也可以降低感染的風險。

1  

除了口頭及文宣提醒外,現在通訊方式的進步,有許多診所也已經採用E-mail或簡訊提醒使用者更換水盒及配件,或是利用E-mail來宣導正確的使用方式。倘若教導時能佐以角膜受感染之圖片,或以裂隙燈放大鏡片上的髒污,則更能強化宣導的效果。另外,歐美某些廠商也正在研發能夠抗微生物的水盒(antimicrobial cases),此種特殊的水盒內含有銀,將在鏡片浸泡時釋放出銀離子,可降低細菌附著在水盒表面的能力,目前學界正在研究此種產品的有效性。14另外,也可建議使用者在手機或是電腦行事曆上設定更換水盒、配件和隱形眼鏡的時間;現在歐美市面上甚至可以買到隱形眼鏡專用的計時器,上面能幫助使用者倒數隱形眼鏡鏡片及水盒的使用期限,相當有趣(7)。店家及診所本身也可設計簡易的問卷,於使用者每次回診或回購鏡片時調查顧客的使用情形,瞭解顧客的保養方式是否正確以及該從何處加強。

7  

結語

隱形眼鏡配件的清潔保養應與鏡片本身的保養一樣重要,但台灣民眾及從業人員卻常常疏忽了此項重點。為了降低配戴隱形眼鏡造成的眼睛感染、發炎,不管是從業人員或是消費者都應當瞭解隱形眼鏡配件清潔的重要性並實際落實。本期內容提供許多科學研究的結果,希望這些實證結果能幫助大家宣導其重要性並提升專業形象,更應該將這些資訊提供給消費者,強化消費者落實正確步驟的動機,讓使用隱形眼鏡不僅是美觀、舒適的選項,更能擺脫發炎、感染的隱憂。

Reference 

1. Gray TB, Cursons RT, Sherwan JF, Rose PR. Acanthamoeba, bacterial, and fungal contamination of contact lens storage cases. British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1995;79(6):601-5.

2. Morgana PB, Efronb N, Toshidac H, Nicholsd JJ. An international analysis of contact lens compliance. Contact Lens & Anterior Eye. 2011;34:223-8.

3. FDA. Premarket Notification (510(K)) Guidance Document for Contact Lens Care Products.: FDA, Rockville, IN; 1997.

4. Szczotka-Flynn LB. CL Case Hygiene: 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 Impact of Care Systems. Contact Lens Spectrum. 2011;August:10-1.

5. Wu YT, Teng YJ, Nicholas M, Harmis N, Zhu H, Willcox MDP, et al. Impact of Lens Case Hygiene Guidelines on Contact Lens Case Contamination. Optometry &  Vision Science. 2011;88(10):E1180-E7.

6. Szczotka-Flynn LB, Pearlman E, Ghannoum M. Microbial Contamination of Contact Lenses, Lens Care Solutions, and Their Accessories: A :Literature Review. Eye & Contact Lens. 2010;36(2):116-29.

7. Hall BJ, Jones L. Contact Lens Cases: The Missing Link in Contact Lens Safety? Eye & Contact Lens. 2010;36(2):101-5 10.1097/ICL.0b013e3181d05555.

8. Cho P, Boost M, Cheng R. Non-Compliance and Microbial Contamination in Orthokeratology. Optometry & Vision Science. 2009;86(11):1227-34 10.097/OPX.0b013e3181bbc55d.

9. Patrick DR, Findon G, Miller TE. Residual moisture determines the level of touch-contact-associated bacterial transfer following hand washing. Epidemiology & Infection.119(3):319-25.

10. Barker J, Bloomfield SF. Survival of Salmonella in bathrooms and toilets in domestic homes following salmonellosis. Journal of Applied Microbiology. 2000;89(1):137-44.

11.Barker J, Jones MV. The potential spread of infection caused by aerosol contamination of surfaces after flushing a domestic toilet. Journal of Applied Microbiology. 2005;99(2):339-47.

12. Wu YT, Zhu H, Willcox M, Stapleton F. Removal of biofilm from contact lens storage cases. Investigative Oph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 2010;51(12):6329-33.

13. Boost M, Shi G-S, Cho P. Adherence of Acanthamoeba to Lens Cases and Effects of Drying on Survival. Optometry & Vision Science. 2011;88(6):703-7 10.1097/OPX.0b013e318215c316.

14. Amos C. Clinical testing of the MicroBlock antimicrobial lens case. Optician. 2005;230(July 1):16-20.

 

創作者介紹

怡碩視光眼科診所(台北視光中心)

怡碩視光眼科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