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評量新扁平包裝日拋在配戴後,對於CL前表面與後表面所產生的微生物對於眼睛的影響

方法:拿四種普通市售的一般日拋包裝作為對照組,和一種新穎的魔術日拋Menicon扁平封裝作為測試CL被用於在體外研究。將手指沾有螢光珠(約3〜5um大小),分別去拿一般日拋跟MIRU包裝的CL,觀察螢光珠殘留在鏡片內外表面的數量,以及將手指沾有某定量菌落形成單位(CFU)/mL的金黃色葡萄球菌。也去拿取一般日拋跟MIRU包裝的CL,然後用顯微鏡觀察2天跟4天後,鏡片內外表面滋長的菌量數。

結果:MIRU包裝的CL,螢光珠的比例明顯少於其他廠牌,而且在2天以及4天後所滋養的菌量數也明顯少於它牌CL

結論:數據顯示使用MIRU日拋跟一般它牌包裝來講,細菌量是相對最少的,但無論如何配戴CL,都應聽從專家建議,在任何情況下配戴前都要先洗手,以防止因配戴不適所造成的併發症來發生。

序文:全球隱形眼鏡的市場已經慢慢在轉移,從20世紀的90年代後,傳統式的配戴者紛紛轉向水膠鏡片,因為傳統式隱形眼鏡所衍生出的公共衛生問題,自水膠鏡片的推出後,他的衛生條件已被預期到會有減少細菌性角膜炎(以下簡稱MK)發生的趨勢,但是在2008年,有一群英國學者的研究卻發覺水膠日拋所帶來的MK風險其實是比較高的,在同期也有澳洲學者提出,MK的發生率在每1萬人之中就會有2人感染,且過夜配戴者感染數增加到4人,論點之中對於水膠日拋降低MK發生率也有所疑慮,再過幾年來到2011,又有日本學者提出傳統式的鏡片和一些保養不周的CL才是MK較常發生的事實。(可見當時對於水膠日拋和傳統鏡片的安全性其實是意見分歧的)

   水膠日拋原本是被預期會有比較好的衛生配戴,但是卻一直有因為戴水膠日拋而發生角膜性細菌感染的事件傳出,2010年一份在加拿大和美國之間的調查報告說:80%~85%日拋配戴者為了省錢都配戴超過一天,也就是說今天該丟卻沒丟,明天繼續戴,這樣的配戴方法已經被證實會使感染率大大增加,因為那些發生MK的患者所採集到的細菌菌種,其實是和水膠鏡片上的菌種是相同的,雖然水膠鏡片是一種醫療器材,但是對一些經濟能力底層的民眾而言卻是有種裝飾品的層面,普遍皆知隱形眼鏡的醫囑是很重要的,但是還是有些民眾在被告知配戴方式錯誤之後,依然故我,沒有改善,所以身為專業人員,單單對民眾教育是不夠的。

   除了加強配戴的醫囑性,我們還可以有另一個重要的替代方案就是開發新的包裝,直接減少手指接觸鏡片的面積,也就會間接減少細菌透過鏡片傳輸到眼睛的發生,新型的扁平封裝MIRU,他是被封在一個約1mm厚的扁平包裝,這種新的扁平面結構,可以讓使用者在拆開之後不會接觸到鏡片的內表面(與眼球接觸的那一面),大大減少了因內表面而感染細菌性角膜炎的問題,在新的報告中,我們會用實驗證明這種扁平封裝的功效。

實驗方法:MIRU日拋鏡片是被包裝在一個雙面鋁箔約1mm厚的材料中,裡面約有0.2ml的保存液,他是一個外表面向上的設計,而其他4種日拋則是作為對照組,所有鏡片的特徵見於下表1

1  

 

模擬螢光珠:我們先用3~5um(約等同細菌尺寸大小)的螢光珠模擬細菌附著的情況,首先用肥皂洗淨雙手,再用蒸餾水沖過,把鏡片拆開之後,用沾有螢光珠的手指將鏡片取出,每個組別皆用5片,每次要取出鏡片都先重複上述動作,最後再用顯微鏡觀察每個鏡片上面殘留的螢光珠數量,取其平均值。

 

模擬細菌:我們採用的細菌是金黃色葡萄球菌,首先我們先帶無菌手套將鏡片從包裝中打開,接著將手浸泡沾有金黃色葡萄球菌,分別去拿取各組鏡片將其放在培養皿中,然後再倒入一種叫做大豆酪蛋白消化瓊脂的培養液(SCDA),放在32C下的培養箱進行為期2天的細菌滋養,最後再用光學顯微鏡觀察菌量數。

 

   此外,我們再用相同方式把鏡片放入培養皿中,但是這次是要把鏡片所帶的黃金菌輕搖之後留在培養皿,然後把鏡片取出,讓菌種在盤中培養4天,在觀察其菌量數。

 

結果:

 

模擬螢光珠:

 

MIRU日拋鏡片由於其獨特的設計,他會讓使用者在拿取時只會用到主要手指頭接觸到鏡片,相比之下,它牌包裝除了主要手指外,還會需要其他輔助的手指去拿取鏡片,由於拍攝鏡頭只能拍攝到一個表面,下圖1就是MIRU日拋(1B)與它牌日拋(1A)沾染的螢光珠數量的圖示!

2  

 

而圖2顯示MIRU日拋上的螢光珠(38.065.0顆粒/ 8平方毫米)明顯少P0.05)於它牌日拋包裝的鏡片(平均114.4-150.0/ 8平方毫米)。

3  

 

模擬細菌:

 

   對於鏡片沾染細菌上的數量其實是與沾染螢光珠的比例是雷同的,以下是在取出鏡片後,對於前表面和內表面將細菌培養兩天於光學顯微鏡下的圖示:

 

 4  

酷柏-寶晴        A B

酷柏-佰美視睛潤  CD

膠生-超含水      E F

膠生-橫潤養      G H

MIRU             I J

而下圖4則是顯示出黃金葡萄球菌在培養盤中滋養4天的菌量數

5  

 

結論:

   眼睛和細菌的感染是通常是和水盒是息息相關的,一般來說當水盒沒有每天清洗的情況下,水盒內是非常容易滋養細菌的,而日拋的優勢就是他不需水盒的步驟,用過一天即可丟棄,但那種會用一天以上的人就另當別論了,因此,對於日拋有細菌感染的風險就是拿取鏡片時所附著的接觸範圍,通常分為內表面及外表面,外表面的細菌在眨眼時通常會被淚水帶走,而內表面的細菌就非得透過淚液交換才有機會帶走了,如果配戴不適而淚液交換循環不好,細菌感染的機會就會大大增加!

 

   這次的實驗可以證明一個鏡片的兩面和細菌感染有很大關係,一般包裝的隱形眼鏡,儘管工廠在剛裝入時固定是內表面朝上,但是由於鏡片單薄的情況下,內外表面在運輸過程中,很常翻面導致使用者不易區別鏡片本身的內外表面,如果使用者剛好又不洗手就拿取鏡片,這時將會大大增加鏡片沾染細菌的數量及面積,間接提高了感染的發生率,相反的,新的設計概念MIRU日拋,他獨特的結構可以讓鏡片沒有翻轉的空間,使用者只會接觸到鏡片的外表面,這種前瞻性的設計風格恰恰減少了細菌感染的發生率!

 

   報導指出,一般日拋的使用者中有30%會重複隔夜使用,而且有些是不使用水盒保養液而使用當初的原包裝日拋外盒,這會使得鏡片使用時間比原先工廠預期的使用時間更長,然而在新的扁平封裝設計下,因為沒有凹槽的儲存空間,消費者不會有重覆使用的機會。

 

   我們可以在圖4中看出微生物附著在鏡片的數量,庫柏佰美視和嬌生超含水很顯然是細菌較多的,這兩種FDA4類離子性帶負電的材質,會吸引環境中不可控制的其它正電物質,EX:鈉、鹼性胺基酸、或蛋白質,而某些帶正電的物質(:蛋白質)又剛好是細菌滋長茁壯的溫床,致使這兩種鏡片細菌較多;另外,實驗組鏡片中各類材質都有其保水分子,關於這部份MIRU沒有額外添加,而是改變保水分子結構,所以細菌附著相對也來的比其它廠牌低!!

 

參考文獻:

Nomachi, M., et al., Evaluation of diminished microbial contamination in handling of a novel daily disposable flat pack contact lens. Eye Contact Lens, 2013. 39(3):

p.234-8.

 

 

 

 

創作者介紹

怡碩視光眼科診所(台北視光中心)

怡碩視光眼科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